对话新建生土酒窖建筑师菲利普·马德克

对话新建生土酒窖建筑师菲利普·马德克

对话新建生土酒窖建筑师菲利普·马德克 4016 6016 肯特布朗酒庄

本文将为您带来著名法国建筑师菲利普·马德克 (Philippe Madec) 的采访。我们新建的生土酒窖由他主导设计。本次采访中,他再次谈及生态环保建筑理念,以及其在新建生土酒窖中的应用。

您如何定义生态环保建筑?

生态环保建筑尊重地球与人类,不危害自然。它是一种健康的建筑,节约使用自然资源,不采取产生污染的流程。我们珍视地球与人类,希望能够尽力保护人与自然。

我与他人联合发起的“快乐创意节俭运动”(Happy and Creative Frugality) 就是基于这样的初衷。勤俭节约意味着收获成果。不伤害地球,同时有更多需求的人也能得到满足。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。

为此,设计建筑时从生物气候的角度出发,节约使用资源并从当地取材,包括利用泥土、空气、热量、水、风、阴影、有机材料和地理材料。善用自然界原有之物,限制复杂技术的使用。

因此,生态环保建筑没有涉及高新技术。换言之,它使用的是能源消耗少、故障少的简单技术。

某种程度上,我们能否将生态环保建筑视作一种返璞归真?

是的,回到根源,但不是怀旧。这种方式能够帮助我们重新认识基本价值,同时又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。人与气候的关系在人类居所中至关重要。在一种气候下的生活方式决定了建筑的形式,决定了如何利用当地的资源。

例如布列塔尼 (Brittany) 的乡土建筑,采用花岗岩筑墙,板岩建造屋顶。而在法国南部则用石灰石和瓦片。但在布列塔尼,由于风雨侵蚀,板岩表面变得光滑,已经松动,屋顶只能以 45°角铺设。在南方,瓦片则较长、较粗糙,降雨较少,屋顶也更平。

人与气候、自然资源的关系是一种根本的关系,也体现在历史当中。如果某地富有一种资源,总会产生相应的使用诀窍。当地的财富不仅包括自然资源,还有人的智慧。

为何加入肯特布朗酒庄设计项目?

第一次与特里斯坦·勒鲁 (Tristan Le Lous) 的会面非常顺利。他当时提了一个问题,我一生中只遇到过两次。他问:“有什么生态环保措施是你没有实施过,而且可以在这个项目里实现的?”正是因为那个问题,我们一拍即合,很快就产生了使用压缩土砖代替水泥的想法。

有的项目业主来找我们,更多是看重我们工作室的形象,而非专业技术。但肯特布朗酒庄不是这样。近年来也有更多的私人客户提出了非常严格、真诚的环保要求,肯特布朗酒庄项目就是如此。如今的进展推广了生态责任的愿景。

肯特布朗酒庄项目是世界上第一个采用新阿基坦耐久建筑方法 (Bâtiment durable Nouvelle Aquitaine) 的葡萄酒窖项目。获得区域标签意义重大,而且项目本身就是一个先锋项目。

“双手触碰大地的一瞬,一种熟悉感、同情心甚至近乎拜倒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这是一种非凡物质。”

Francis Ponge

您可否谈谈肯特布朗酒庄项目的制约因素?

我不喜欢“制约”这个说法。建筑师获得了一切,包括项目、方案、场所、规则、预算,还有信任。这些都是数据,而非制约。给予不是约束!这些数据都是具体的,我非常喜欢这一点。数据发生差异的时候,丰富性便产生了。肯特布朗酒庄是波尔多地区历史悠久的标志性酒庄。酒庄以及项目的数据没有构成约束,而是反映了一种进取心。没有约束,只有朝着目标的努力。于是有了自由。

一直以来,酒窖业主普遍仍在追求“惊艳”效果。我们达成了首个生态环保、节约资源的共识:利用现有建筑并进行扩建。这一决定打破了上个世纪的审美习惯,此后也在我们的决策过程中发挥了重大指导作用。利用现有建筑可减少垃圾、能耗和污染。酒窖与环境融为一体,与周围的农业环境相衬。新造景观与旧有景观完美融合。这种姿态避免产生违和感。

对现有建筑的局部进行重建,每一项建设都运用了回收材料。添加部分完全对生态负责、健康、尊重自然。首先是土,采用土坯墙、压缩土砖拱顶、粘土混凝土地板。纤维采用秸秆保温材料、压缩木秸秆。木材则包括结构木材、连接部件以及镶木地板。基础不采用浇筑混凝土,而是采用螺纹锚杆桩。

此外,自然采光也非常到位。只要在我们能做到的地方,都让自然空气和光线进入室内。发酵间采用自然通风。通风井发挥降温作用。空气流经温度恒定的泥土 (13~14℃),从而实现恒温效果。因此,我们得以尽可能少地使用技术。

本项目和建筑可以说是叛逆之作?

我不是在叛逆,没有这个时间。我们已经来到新世纪。可以说,19 世纪的建筑更新采用钢材,20 世纪的建筑更新用了混凝土,而 21 世纪的建筑更新则采用生物材料和地理材料。我们疏远自然的时间并不长,是 20 世纪前四分之一才开始的。人们发明了世界通用的建筑模式——混凝土结构。它们披着相同的外墙,装着空调,由此开始切断人与环境的联系,将自然的滋养拒之门外。我们确实需要技术进步才能脱离对环境条件的依赖。但同时,我们依然生活在自然环境中。

我已经出版了大概十五本书。下一本书名为 Better with Less, Building for Peace(更少更好,自然和谐)。这本书提醒我们,地球目前的灾难性状况是由大肆建设导致的。长期以来,建筑界一直饱受环保人士批评。在 2016 年第三届世界人居大会 (Habitat III) 以及 2018 年第 24 届缔约方大会 (COP 24) 中,联合国才终于承认,40% 的温室气体排放、36% 的最终能源消耗、20% 的流离失所是由建筑与施工造成的。因此,城市规划师、建筑师要为 60% 的排放负责。相比之下,飞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占总量的 2%。生产袋装水泥的碳排放占 7-9%。建设过程中浇筑的钢筋混凝土达到几百万甚至几十亿立方米。浇筑一吨钢筋混凝土会排放一吨二氧化碳。

我们决定不再参与这种消耗自然的建造活动,发起了“快乐创意节俭”运动。这是一场当代国际运动。为了实现快乐而有创意的节俭,我们需要寻找聪明的解决办法。必须发挥创造力才能摆脱 20 世纪的旧习。

肯特布朗酒庄核心理念——大地的力量,在新酒窖中得到展现…

泥土与水泥不同,不属于工业或商业范畴。泥土不是工业化产品,而是一种当地产品,可以直接取自建筑所在地。泥土资源在开采利用过程中不会产生污染,是一种未来的资源。

各大建筑公司在模板中浇筑钢筋混凝土。混凝土由硅酸盐水泥、砂和水混合制成。我们依然需要建造房屋,因而需要浇筑技术。问题是:用什么代替模板中的混凝土?答案很简单:用泥土浇筑。

泥土和生土是可以无限循环利用的资源,为新兴技术创造未来的可能性。如果有一天需要拆除一道土墙,它又将变回泥土。此外,土的湿热性能、声学性能和感官性能很有意思。它不仅能调节空间的湿度,还能调节温度。它保温性能优异,能带走热量,也能散发热量。

酒窖上方用压缩土砖砌成的拱顶是肯特布朗酒庄最具力量的部分。这个拱顶独一无二,是真正的建筑挑战和工程壮举。它将是第一个承载屋顶的拱顶。拱顶上的新建屋顶与肯特布朗酒庄建筑的屋顶和谐呼应。

最后,还有泥土的触感,真正具有柔软细腻之美。我们可以看到男男女女用手抚摸墙面的姿态。

在此,我想引用蓬热的诗句,出自《大地》:“双手触碰大地的一瞬,一种熟悉感、同情心甚至近乎拜倒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这是一种非凡物质。”

当我们开始关注大地与泥土的时候,也就开始了对人的关注。核心问题是人应该如何生活。

隐私权偏好

我们使用cookies做匿名的数据统计,旨在了解我们网站的访问情况。您可以查看专门页面, 进一步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。/a>